中国·庆阳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 镇原县人民法院 >> 法院文化 >> 法官论坛 >> 正文
事实婚姻和好无效当准予离婚 妇女孩子应给予合理经济帮助
—尤某某诉李某某离婚纠纷案有关焦点分析
时间:2015/7/10 15:48:28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黄建国 杨延承 点击:7104

                      

[裁判要旨] 对于事实婚姻,经调解不能和好的,应调解或判决准予离婚;离婚时,如一方生活困难,另一方应从其住房等个人财产中给予适当经济帮助,这种经济帮助义务,实质上是一种先前行为产生的法律义务。

   [案由案号]离婚纠纷 镇原县人民法院(2012)镇民初字第xxx

   [诉讼主体]原告尤某某。

   委托代理人刘某某。

   被告李某某。

   [诉辩争执]原告尤某某诉称,其与被告虽已形成事实婚姻多年,生有子女,但婚后夫妻关系一般,自19978月其外出务工后,双方分居生活至今,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现要求与被告离婚,夫妻共同财产征地补偿款人民币23965元平均分割

被告李某某辩称,其与原告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属实,但双方共同生活多年且生有子女。原告外出打工后,孩子年幼,其无法生活,两个孩子寄养在娘家,其与娘家人共同抚养孩子成长。原告从未与其及孩子联系,致夫妻分居生活,主要过错是由原告造成的。其与原告婚后夫妻关系较好,感情尚未彻底破裂,坚决不同意离婚。如果法院判决离婚,要求现有的宅基地使用权归其所有,并由原告承担孩子尤某甲成家及修建住宅费用,夫妻共同债务62000元共同偿还。

[事实认定]经审理查明,原、被告于1988年经他人介绍相识,双方自愿,以彩礼人民币2300元订婚,19891217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按照农村习俗举行结婚仪式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婚后夫妻感情较好,1990年生女孩尤某,现已出嫁;1992年生男孩尤某甲,现已成年。原告于19978月辞去镇原县某公司工作赴某某等地务工,期间曾患右侧大脑后动脉起源先天性变异(胚胎型)疾病,还因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为此原告长时间未与被告及孩子联系。后原、被告均在外务工,期间,两个孩子寄养在被告娘家,由被告与娘家人共同抚养并在被告娘家读完九年义务教育。20084月,原告支付了孩子尤某甲患病住院期间的医疗费49000元。同年农历11月,原告返回办完其母的丧事后又外出打工至今,再未尽父亲及丈夫义务。201254,原告向镇原法院提起离婚诉讼。

另查明,原、被告家庭现有三口人,原、被告及其儿子尤某甲。家庭共同财产有:位于镇原县某某镇某某行政村某自然村宅基地一处(面积200.1平方米,原有两孔窑洞,一间房屋,现均已毁损)。此外,原告在银行有存款11015.70元。

再查明,被告借他人款62000元,其中被告借其兄李某甲2万元,借其姐李某乙2万元,借其堂兄李某丙2万元,借其堂兄李某丁2000元。

又查明,2010年,被告已领取双方分得的征地补偿款23965元,该款被告已花销,不能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

 本案审理中,被告提出原告在务工地拥有房产等,但经查并无实据。

 [证据分析]原告向一审法院提交了下列证据:1、身份证及户口簿复印件各一份,证实原、被告身份及生育子女的事实2、镇原县某某镇某某村委会出具的证明原件,证实原、被告分居生活及原告患病事实;3、某某省某市人民医院MRI影像报告单复印件各一份,证实原告患右侧大脑后动脉起源先天性变异(胚胎型)疾病的事实; 4、集体土地建设使用证复印件一份,证明其在某某村某自然村有宅基地(面积200.1平方米)一处的事实。

被告向一审法院提交了下列证据:证据1、个人身份证复印件一份,证实其主体身份;证据2、土地承包合同书复印件两份,证实原被告应分得征地款29365元的事实;证据3、证人李某甲、李某乙、李某丙及李某丁证明各一份,证明被告向其近亲属借款62000元的事实;证据4、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一份,证实其获得在尤某某原宅基地修建房屋的行政许可的事实;证据5、某某小学证明一份、某初级中学证明两份、某乡某某村委会证明一份及某某村村长杜某及其村民共同出具的证明一份,证实原、被告的两个孩子在被告的娘家读完九年义务教育,两个孩子的生活教育费由被告及其娘家人负担的事实。

为了解原被、告夫妻感情状况,一审法院依职权调取了下列证据及笔录材料:证据1、证人尤某、尤某甲调查笔录各一份,证实俩孩子在被告娘家生活、读书并依靠被告娘家人抚养及原、被告长期分居生活的事实; 证据2、证人李某甲、尤某甲、尤某乙及李某某调查笔录各一份,证实证实原、被告曾因生活琐事发生矛盾纠纷并长期分居生活、被告向其近亲属借款的事实。

经被告申请,为了证明原告在某某省某市务工地的实际收入及房产,一审法院调取了下列证据:证据1、某市某某派出所出具的尤某某居住证信息一份,证实证实原告在外务工,系某某省某市某某有限公司的内部合同工的事实;证据2、某某有限公司应聘表一份,证实原告在该单位务工,月工资为2500元的事实;证据3、中国工商银行某某支行查询回执一份,证实原告在该银行有存款10131.81元的事实;证据4、中国农业银行某某支行查询回执一份,证实原告在该银行有存款883.89元的事实;证据5、中国邮政银行某某支行、某市某某信用社查询回执各一份,证实原告在此无存款的事实;证据6、某某省某市土地房产产权档案馆证明一份,证实原告在务工地无房地产的事实。

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证据134无异议,一审法院予以认定。对证据2村委会证明有异议,认为村委会不了解原告在外务工期间状况,所作证言不可信。一审法院认为原告提交的证据2、证据3与法院依职权调取的其他证据形成证据链条相互印证,证实原、被告自199712月与被告分居生活,原告在某某省某市务工,且曾患右侧大脑后动脉起源先天性变异(胚胎型)疾病的事实,故被告的异议不成立。

原告对被告提交的证据1245无异议,一审法院予以认定。对证据3有异议,认为女孩尤某出嫁肯定有一笔彩礼收入,家里这几年没有花那么多钱,且他对被告借款的事也不知情。一审法院认为,被告所借其近亲属62000元,因无证据表明该笔款项用于家庭开支,故该借款为夫妻共同债务的主张不被法院支持。

对于法庭依职权调取的证据,原告对证据1里尤某甲的证言有异议,认为尤某甲说没见过他不属实,他曾出资49000元带尤某甲去医院看过病,对证据2里的李某甲、李某某证言亦有异议,认为被告所借该二人的债务不属实。被告对证据2里尤某乙说俩人夫妻感情不好责任在于她的证言持有异议,并说如果是她的责任,其早就改嫁了,对其他证人证言均无异议。一审法院认为,综合全案,证据1、证据2里尤某甲及尤某乙的部分证言,与法庭所调查的相关事实有一定出入,不能予以认定。对证据2里李某甲、李某某证言,因无旁证支持,法院亦不能认定被告所借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对于原、被告均无异议的其他证人证言,法庭依法予以认定。

对于被告申请一审法院在原告务工所在地某某省某市调取的相关证据,原、被告均表示无异议。

[裁判思路]一审法院审理认为,原告尤某某与被告李某某虽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已形成事实婚姻。在共同生活中双方均不能正确对待和处理夫妻关系,曾因生活琐事发生矛盾,原告外出务工并长期与被告分居,夫妻感情确已破裂,故原告诉请离婚的请求应予支持;根据本案实际,考虑到被告离婚后生活困难的实际状况,家庭共同财产分割应当照顾被告,原告亦应给付被告适当的生活帮助费;被告所借其近亲属62000元无充分证据证实系夫妻共同债务,被告要求该借款由双方共同承担,法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三十九条、第四十二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未办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案件的若干意见》第六条之规定,遂判决:1、准予原告尤某某与被告李某某离婚;2、原告尤某某给付被告李某某生活帮助费人民币30000元;3家庭共同财产:位于镇原县某某镇某某行政村某自然村宅基地一处(面积200.1平方米)使用权归被告李某某及孩子尤某甲。案件受理费100元,由原告尤某某、被告李某某各负担50元。

该案判决后,原告尤某某不服,以一审法院将其父辈留给他的200多平方米的宅基地使用权判归被告李某某及孩子尤某甲使用,剥夺了他的宅基地使用权,将导致其无家可归严重损害了其生存权益为由向庆阳中院提出上诉。被上诉人(一审被告)李某某辩称,一审法院解决的是眼下的困难,目前还没到上诉人尤某某年老归乡孩子不要他的境地,且其儿子尤某甲已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最终使用该宅基地的是原、被告的儿子尤某甲。

二审中,尤某某、李某某对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无异议,二审法院予以确认。二审法院认为,当事人争议的焦点问题是:宅基地使用权判归李某某及孩子尤某甲是否正确。宅基地的使用权,本应归尤某某、李某某及其儿子尤某甲三人,但结合本案实际情况及当地风俗习惯,尤某某外出务工多年对家庭和孩子照顾较少,对导致婚姻解体有过错,故在财产分割中应照顾李某某及孩子尤某甲。且尤某某、李某某离婚后,孩子尤某甲虽已成年,但还需要照顾,李某某与孩子共同使用该宅基地并不损害尤某某的生存权益,一审判决合理合法,应予维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项之规定,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尤某某负担。

[法理分析]   

一、事实婚姻人民法院可否判决不准离婚?

本案中,在双方婚姻关系被认定为事实婚姻的情况下,一方(尤某某)坚决要求离婚,一方(李某某)坚决不同意,且双方共同生活多年,经调解和好无效,那么人民法院能否判决不准离婚?对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未办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案件的若干意见(19891121日)》第六条明确规定,审理事实婚姻关系的离婚案件,应当先进行调解,经调解和好或撤诉的,确认婚姻关系有效,发给调解书或裁定书,经调解不能和好的,应调解或判决准予离婚。这个不像合法登记结婚当事人提出离婚时,法院经调解不能和好的,如果认为夫妻感情没有破裂,也可以判决不准离婚。因为事实婚姻在一定条件下被认可,并不意味着其就是完全合法的婚姻。故在具体处理上与登记婚姻有所区别。也就是说,法院认为夫妻感情没有彻底破裂,可以在调解和好无效的情况下,判决登记婚姻的当事人不准离婚,再给双方当事人一次挽救婚姻的机会,而对事实婚姻关系的当事人只能调解或者判决准予离婚。需要注意的是,最高人民法院在2001428日修订后的《婚姻法》实施前出台的一系列司法解释,只要与现行婚姻法没有抵触,仍然可以在审理有关婚姻家庭案件中继续适用。

二、离婚纠纷案件中经济帮助(生活帮助)的概念及性质。

所谓经济帮助,是指夫妻离婚后,一方对生活困难的另一方给予物质或金钱上的帮助。离婚后的经济帮助义务,实质上是一种先前行为产生的法律义务。(1)离婚时的经济帮助的法律依据:《婚姻法》第四十二条明确规定:离婚时,如一方生活困难,另一方应从其住房等个人财产中给予适当帮助。具体办法由双方协议;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2)离婚时取得经济帮助的条件:①一方生活困难在离婚时已经存在,而不是在离婚后的任何时间。②"一方生活困难"指依靠离婚后的财产无法维持当地基本生活水平。③另一方必须有给予帮助的能力,帮助的形式不限于金钱,也可以是生活用品或房屋以及宅基地的居住使用权。(3)经济帮助的具体方法。一般法院会根据受助方的年龄,身体条件等情形确定,一般是采取一次性金钱资助。

审理离婚纠纷案件经济帮助问题时应注意,经济帮助是“适当帮助”,具有暂时性和单一性,并非在离婚后任何时候出现经济困难都可以提出,只能在离婚时请求,并且这种帮助一般是一次性的。经济帮助的内容既可以是房屋所有权或居住权、使用权等实物形式,也可以是金钱给付。

三、离婚纠纷案件中,在涉及宅基地(房屋)争执中应遵循的原则。

争议宅基地(房屋)为夫妻共有的,应本着照顾女方,尤其是与子女共同生活的妇女的原则。审判实践中,妇女抚育子女的情况较男方多,女方重新获得宅基地(房屋)的困难比男方大得多,而女方的经济能力由于生理特点及某些传统观念的影响与男子尚有一定差距,为了能让离婚妇女有一个安定的生活环境,有利于子女的健康成长,对那些不宜分割使用的夫妻共同宅基地(房屋),法院调解或判决离婚时,要从保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出发,依据《婚姻法》第三十九条,由人民法院根据财产的具体情况,照顾女方,尤其是与子女共同生活的妇女权益的原则进行判决。

[  ] 加强对妇女儿童保护体现着一个国家的文明与进步程度。人民法院在审理离婚案件时,依照《婚姻法》和最高人民法院的有关司法解释,如何更全面、有效地保护离婚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是我们在审判实践中需要不断研究探索的问题。

 

编辑:镇原县人民法院打印网页】【关闭窗口】【↑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