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庆阳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 镇原县人民法院 >> 法院文化 >> 法官风采 >> 正文
法律之树常青
—致坚守在基层法庭一线的办案法官
时间:2016/6/1 11:16:58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李勇军 点击:6778

 

法庭门前有一棵树,一棵清秀挺拔的松树。立在围墙的边角,像是身着绿色军装的哨兵,三百六十五日晨夕交替、寒来暑往,走过了春暖花开、夏日炎炎,也经历了秋风萧瑟、傲雪凌霜,你都不偏不倚,始终笔直的挺立,默默地站成一种姿态、一道风景。

记得那是十年前,法庭重建后搬迁,老庭长带领我们种草栽树,你是最后一个被栽下的,那时的你长的最矮,没有粗壮的躯干,也没有枝繁叶茂的树冠,在最不起眼的角落安家了。那时的我也很青涩,凭着一腔对法律的热忱和对公平正义的渴望,开始了我的审判之路。

十年了,那些和你同期栽下的,比你高大强壮的松树,早就因水土不服而枯死,换了新的树种;十年了,曾经给你新生的老庭长也调走了,他把人生最美的年华留在了这里,把坚韧和希望留在了这里。于是,你在贫瘠的角落里扎下了根,奋力地向着天空仰望;于是,我在庄严的审判台上无数次地敲响法槌,向着正义呐喊;于是,你守望着我,我呵护着你,我们都坚持站在了这里!

那熙熙攘攘的人群来了又去了,向你诉说着每一个纠纷里的故事。还记得那对年过花甲的老人离婚吗,老庭长带着我跋山涉水、不顾冰雪路滑去寻找他们的子女做调解,虽然最终没能挽救他们的婚姻,但因我们不懈的付出让两位老人冰释前嫌,和平分手,换来了子女的理解,那一刻,我的心暖暖的。我的兄弟姐妹、我的大叔大妈,把自己的幸福寄托在我们的肩上,我们怎能懈怠。还记得一个单身汉在给别人帮工时受了重伤,老庭长带我抬着他上车下车去市里做伤残鉴定。因长期卧床没人照顾,他身上恶臭难闻,见我掩鼻躲闪,老庭长不说话,只用坚毅的目光看着我。那一刻,我从老庭长眼睛里读懂了这个职业并不是“高大上”,更多的是义不容辞的责任。还记得我们为一个年轻的打工妹去向饭馆老板讨薪吗,那天我因气愤而失态,听着那个黑心老板的辱骂,很少受委屈的我攥紧拳头想上前去揍他,是老庭长拦住了我。那一刻,我知道这个职业还需要忍让和牺牲,不能用自己的喜怒去影响法律的公正裁决。

十年了,松树长高了、长大了,虽然不是参天巨擎,虽然不是婀娜多姿,但你用你的坚韧不屈证明了存在的价值。十年了,曾经那个骑着摩托追着风,弹着吉他唱着歌的大男孩也长大了,虽然不是雄姿勃发,也不会兼济天下,虽然早就忘了曾经壮怀激烈的梦想,但内心深处对法律的执着依然在,善良和淳朴的本性依然在。还记得那个一丝不苟的贺法官吗,他多次用自己的工资去资助困难的当事人。在调解一起矛盾很大的邻里纠纷时,双方因平时积怨太深都不肯让步,贺法官瞒着被告拿出自己的600元亲自送到原告家里,说是被告承认错误,愿意和解,一场即将激化的矛盾止住了。后来双方当事人都知道了此事,各自拿着600元来法庭,争着要退还给贺法官,贺法官把他俩的手紧紧地拉在了一起。这一刻,我理解了什么是真正的尊严。很多人会说他傻,傻得把别人的事当成了自己的事。但你不知道,其实我也很傻,傻得不顾父母妻儿的感受,把法庭当成了家。傻得不知道春来了、秋去了,忘记了四季轮回,可我的日历上只记得那天开庭、那天宣判……。因为这是生我养我的故乡,这里有我们的父老乡亲。就像艾青在诗中写道:

假如我是一只鸟,

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

——然后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法庭门前有一棵清秀挺拔的松树。清晨朝阳初升,小鸟在树枝上为我唱歌,音符里有简单和快乐。黄昏夕阳西下,农家的炊烟袅袅升起,在天空为我作画,画面里有质朴和纯真。夜晚写完判决书初稿,我在窗棂前望着你,你望着我,诉说着平凡的往事和孤独的心声。

有一次,儿时的玩伴从深圳回来找我叙旧,听到我寒酸的工资,他笑了,说那点钱不够他买一瓶红酒,还劝我辞职到他那里去。我也笑了,是心里酸楚的笑,他不会明白,“匆匆那年”我是用青春走过的,我已把最美的年华留在了这里。

做律师的同学开着宝马车来法庭代理案子,看着我简陋的宿舍和办公室,他内心的优越感喜形于色,掐指算着他做了多少企业的法务,接了多少标的百万千万的案子,笑我选错了行。是呀,我承认法官很清贫,但他不知道,当一件件纠纷被我化解,当长期遭受家暴的妇女拿到期盼已久的离婚判决,当我将执行款交到受害人颤抖的手里,当热泪盈眶的当事人紧紧握住我的手……,这一刻,你感受不到我有多富有,因为有那么多的父老乡亲把我当成他们的亲人。

报社做记者的老乡向我索稿,说我的判决书写的不错,让我写几篇宣传稿件刊载出去,提高一下知名度,也许我的事业会出现转机,不要把才华埋没在乡下。是呀,他说的也许对,好马需要伯乐,人生需要把握机遇,但我宁愿做那种走在大街上随时会消失在人海的普通人,因为我是法官,不会钻营取巧,不需要扬名立万。当我字斟句酌、言辞推敲写出一篇高质量的判决书时,我会窃喜、我会激动、我会很有成就感,因为那是署着我大名的法治宣传书、是国家赋予我裁决是非的尚方宝剑、是拥有法律权威和执行力的命令,我的才华献于此,怎么会被埋没呢?

十年长大了的松树,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把青春的绿色融入了你的身躯,于是你四季常青,清秀挺拔。你把不屈的坚持带进了我的血液,于是我不会向权贵低头、不会向金钱弯腰,任你什么长、什么总,进了法庭都要听从审判长的指挥。不论你开着宝马、奔驰,还是骑着三轮车、自行车,在天平之下,我都会一视同仁。

法庭门前有一棵清秀挺拔的松树。每年春天我们都会给你浇水施肥,有的人走了,有的人来了,但我会继续守护着你,传递着爱心和希望。你挺立在祖国西北的高原上,我坚守在中国司法的最前沿。你用一抹绿色装点着江山,我用一腔热血奉献于故土。你不会枯萎,一直向着太阳的光辉生长,我不会倒下,坚持做一枚基石,抬起中国司法的高度,哪怕是一厘米、一毫米。

那清秀挺拔的松树啊,多希望,你能看见现在的我。秋雨还未滴落,风霜还不曾来侵蚀,青涩的季节已离我远去,我已亭亭而立,不忧,亦不惧。现在,正是我最美的时节,在芬芳的笑靥之后,我已展开飞翔的双翅,拥抱下一个到来的黎明。

编辑:镇原县人民法院打印网页】【关闭窗口】【↑顶部